网购商品收真退假,是否构成诈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经营者采用网络、电视、电话、邮购等方式销售商品,消费者有权自收到商品之日起七日内退货,且无需说明理由。这本是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作出的规定,但现实中的一些“不良买家”却盯上“7天无理由退货”这一“商机”,利用“买真退假”的手段,骗取网购平台商家退款退货。近日,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区人民检察院就办理这样一起网购退货诈骗案。  检察机关查明,2021年8月至2022年6月,高某多次从某网购平台购买名牌化妆品。收到货物

出具借条故意写错名字,就不用还款了吗?

  案情简介  张某与范某系同村村民。张某手持借条诉求范某偿还97000元,借条载明:“今借:张X(张某名字近音字)现金:97000元 大写:玖万柒仟元整 借款人:范X(范某小名) 经手人:2020年5月1号”。其提供双方的通话录音:张:你头年还能把97000块钱给我转上来吧。范:我看看年前我能否先给你点,我有就给你了。范某庭审辩称钱是其父亲用的,自己对借款事情不知情,范某在父亲有病回家后,张某让范某给写借条,范某就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写成小名,把张某的名字写错,出具了“假借条”,但自己未收到借款,

废弃鱼塘游泳溺亡,管理者是否担责?

  暑假是溺水事故的高发期,池塘、水库、河流、海边等都是学生溺亡事故的高发区域,容易产生相关侵权责任纠纷。近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小学生暑期鱼塘溺水死亡引发的生命权纠纷案件,认定鱼塘的经营者、管理者未采取在鱼塘周围设置围栏、警示标语等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对鱼塘的安全隐患未尽到安全提醒义务,存在过错,应在过错范围内对溺水死亡事故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查明,2023年7月的一天下午,重庆市荣昌区峰高街道金银村13岁的徐某在居住地院坝外一鱼塘中游泳溺水死亡。该鱼塘系罗某于2022年11月从

丈夫打赏主播钱款,妻子可以诉请返还?

  2023年6月以来,陈某在某平台观看直播时结识了主播小萌,开始不断购买虚拟礼物赠送小萌,并添加小萌的微信好友与其视频甚至裸聊。后因打赏金额不断增加,陈某只能挪用与妻子钱某共同经营的商铺的收入。除了直播打赏外,陈某还通过微信转账等方式向小萌转账3万余元。  钱某在盘账时发现商铺收入较往年大幅减少,经查账后发现是陈某半年来偷偷地将款项转出。随后,钱某将小萌与直播平台诉至江苏省如东县人民法院,要求返还80余万元。  法院认为,陈某与钱某系夫妻关系且共同经营商铺,商铺收入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陈某未经钱

未婚伴侣照料送终,能否继承同居房产?

  刘老太与张老汉同居生活十余年,虽未办理婚姻登记,但在张老汉生前,尤其是生病期间悉心照顾其日常生活起居,并在张老汉病危通知书家属栏签字。张老汉因病去世后,其儿子张某将刘老太诉至江苏省海安市人民法院,要求刘老太搬离其与张老汉生前共同居住的房屋。  法院查明,2006年初,时年51岁的张老汉与前妻离婚,张某当时已经成年。离婚后,张老汉自2008年3月便与刘老太同居共同生活,但由于子女等原因未办理婚姻登记。2009年12月,张老汉购买商品房一套,与刘老太共同居住,房屋产权证载明权利人为张老汉一人。 

试戴金镯子时变形了,用不用赔偿?

  2024年1月,刘某陪同女友到一家知名金店选购结婚用的“三金”,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只25克重价格16000元金闪闪的金镯,刘某指示店员取出为其女友进行试戴,店员随即从商品橱窗中取出金镯,此时,刘某拿起金镯后握于掌心测试其质量,用手一捏该金镯即发生变形。这让在场的店员和这对情侣都直接傻眼。  店员立即向老板汇报,金店给出解决方案,刘某要么将该金镯按照原价购买,要么赔偿工费1700元。  刘某认为该两种解决方案均不妥,故未答应。  时隔数日,金店作为原告将刘某起诉至法院,称由于黄金手

研发软件擦除水印,搬运视频侵权当赔?

  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临平区人民法院院长刘波担任审判长,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原告北京抖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抖音公司)诉被告杭州某科技公司、宁夏某科技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的案件。  法院查明,抖音公司运营的抖音App系视频分享社交平台,其通过允许发布者设置下载权限,允许下载视频自动添加抖音标识、发布者抖音号及引流宣传标语水印等方式构建起抖音原创保护体系。  杭州某科技公司受宁夏某科技公司委托,研发制作一款批量去水印软件。用户使用前述软件和小程序可实现抖音App限制下载视频的下载及允许下载视频的

跳槽后挖“老东家”客户,是否构成违法?

  跳槽是职场中的常见现象,但离职员工利用手中掌握的商业秘密与“老东家”恶意竞争,则可能构成违法。近日,在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办理的一起案件中,小王跳槽后违反与原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在入职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公司后,利用原工作岗位掌握的与公司有稳定交易关系的客户名单“挖客户”,致使原公司经营利益受损,最终为此付出了代价。  法院查明,甲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自营和代理进出口业务、化学药品原料、制剂、兽用化学药品等。2017年10月,小王入职甲公司并签订《保密协议》,约定保密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客户名单、

“搭便车”炒股亏本 能否获得赔偿

  2023年热播剧《繁花》中,阿宝在股市赚得第一桶金后,蔡司令、邮票李、胖阿姨、金宝儿都出资投靠,委托阿宝炒股,搭上了“联合舰队”的快车。金老板也想搭便车,举债借钱跟队形炒股,没想到火速亏光,血本无归。现实中,也有很多委托他人代为炒股的情形,但是代为炒股这件事常常只能同甘不能共苦,一旦亏损往往就会引来纠纷。  赵某常年研究股票,小有成绩,名声在外。作为其同事,钱某看赵某在股市风生水起,便主动询问赵某是否可以带上自己。赵某同意后,钱某先拿出15万元试水,在赵某一段时间的运作下,股票市值升至100

“好意同乘”出事故,赔偿责任谁来承担?

  随着人们出行越来越依赖交通工具,“好意同乘”现象也越来越多。但如果在搭便车的过程中意外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责任应该如何划分?好意搭载他人的司机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近日,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人民法院就受理了一起因“好意同乘”发生事故而引发的案件,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最终达成一致调解协议。  法院查明,2023年4月19日,王某与朋友张某约定共同前往郑州参加化妆品展销会,王某驾驶私家车无偿搭载张某,车辆行驶至某路口左转弯时撞在路边护栏上,造成张某左侧多发肋骨骨折。事故发生后,张某被送往医院

Top